非言語行為的觀察淺談 – 盧冠穎著

前言:

教育孩子時,除了強調運用語言傳達、傳授知識、進行思想品德教育以外,另一種則是自覺或不自覺地以目光、表情、服飾、姿態等非語言行爲與孩子互動,從中所能得到的互動訊息甚至比有意思強調的溝通方式來得更加有效。

這種非言語行爲既能表露個體的意志、性格和情緒,又能表示對某些事物的意圖。若能在非言語行爲得到補充、加强,同樣能收到很好的教育效果。

三合一腦與非言語行為

1952年,麥克萊恩首先提出人類的腦袋是三合一腦(triune brain),由「爬蟲類腦(主幹)」、「哺乳類腦(邊緣)」、「人類腦(新大腦皮質層)」所組成。(請見附圖)

*哺乳類腦(邊緣)簡稱腦緣系統

而此次主題將專注在大腦的邊緣系統,即是「哺乳類腦(邊緣)」;因為它在我們表達非言語行為上,有著不可或缺的指標性象徵。而除了參考邊緣系統外,我們仍需透過使用「新大腦皮質層」-就是我們的人類腦或掌控思考的腦,作為我們謹慎分析孩子的想法、感覺或意圖。

腦緣系統與新大腦皮質層-簡介

名稱 內容
腦緣系統

腦緣系統是我們的情感中心;又稱為誠實不假的腦。是將接收到的訊號透過這地方傳送到大腦其他部分,進而協調我們的行為。

而行為關係的傳達是透過我們的情緒反應、肢體表現、以及臉部具體展現出來,因此,是可以被觀察及加以解釋的。而這些的行為反應,是不思索產生的,不同於言語,因此真實無偽。

例:

竊賊,於賣場行竊,會將自己的身形做一個保護掩飾,但這樣的舉止與一般消費者過於詭異,而不自覺。這便是肢體誠實的表現。

新大腦皮質層

為人類思考或智力的腦,負責的是較高階的認知與記憶。

這部位,區分了人類與其他哺乳類動物,因為有相當大量用於思考。但是,同時這部份的腦,是最不誠實的;因為它能透過複雜性的思考作出有利自己的行為。

例:

竊賊,於賣場行竊,會將自己的身形做一個保護掩飾,如同讓自己隱形的詭異行為,等竊取到物品迅速離開;但這樣的舉止遭逮捕,竊賊的言語回應了:「我沒偷東西。」,但物證是最真實的證據。肢體誠實的表現竊賊所欲犯罪的行為,但言行卻是為自己的犯行作逃避。

由於新大腦皮質層有欺騙的能力,因此並不是一個很可靠或正確的資訊來源。然而,能真正透露誠實的非言語行為,是腦緣系統。

實務經驗分享:

有三位學生,同時進行體能活動的訓練,在體能活動之中印證到「非言語行為」所表達的行為狀態,比言語所表達的資訊還來的真實:

A生與B生皆屬於國二生、C生是高三生;三位學生都有一個共通點,愛為自己的錯誤行為找藉口及理由。

在透過籃球體能活動的項目中,筆者察覺到三位學生對於籃球這項目的需求與認定各有不同反應,且很明確的給予回應,他們對這個項目的好感於否,不像在詢問課業時的模擬兩可。

A生與B生會以強烈的臉部表情-「喜悅」,告知筆者他們喜歡這一個項目,而C生因為不會打籃球所以立即回應的臉部表情是「我不喜歡」。在這樣的前提下,筆者,藉由分隊的方式,測試彼此的體能以及情緒反應。

起初,由A生與B生一組,我與C生一組;A生與B生在打球過程,明顯表現出,在其他時期未表現出的態樣「高傲」,認定C生不會打球,而C生因為不喜歡這項目,在打球過程中,配合度是不協調的。

從這運動項目,明顯的告知筆者,他們的肢體與臉部表情。喜愛打球的人,對於這項目的喜歡以及急於展現,都會透過肢體立即表現出,不用透過言語;而不喜愛打球的人,也會在行動中,在在表達他的不喜愛。

而當分組立場有了變化,A生與B生的反應最為激烈,生怕與C生同組;雖然筆者在分組過程中言明,不能因為隊友的強弱而有分別心,但當A生與B生一方與C生同組時,臉上都會出現「我不想跟他同隊」的臉色,雖然口頭說「沒差」,但在打球過程,肢體的傳達是不願傳球給對方,而臉色也表現出不悅。

在今過幾次的籃球體能活動,我以C生為主要協助對象,經由不斷的鼓勵以及教導過程,從對打球的排斥以及自我放棄的過程,漸漸察覺到他對籃球的興趣有了喜歡,臉部的表情也增添許多,在打球過程中,發展出他打球的自信心。

A生身高較為矮小,在運動過程中,面對實力上的懸殊或者遇到比分上的極大差異時,很容易呈現自我放棄,不像B生會選擇努力打好它。再者,B生打球過程較呈現英雄主義,也會因自己的能力高於他人時表露出自我的優越神情;而A生會因他人的表現優異時而急於表現,忘卻團隊的精神,最終呈現半吊子的漏洞。

總論:

經過多次籃球活動的經驗印證,讓筆者體會到,平時疏忽的肢體、神情,都很有可能是取決於下一個教學成功與否的關鍵。

個體在「非言語行為」上所扮演的腳色,是能夠提供許多訊息作為提供給他人做為互動時的重要提示,只是這一切的訊號是需要經過仔細的觀察以及互動下,才能得到更多正確的互動關聯。

參考書目:大是文化『FBI教你讀心術』

zp8497586rq